游击队员符治义:枪林弹雨中高举战旗 _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

      <kbd id='WIwEC'></kbd><address id='aZSjR'><style id='SWZIr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F10mJ'></button>

        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    游击队员符治义:枪林弹雨中高举战旗

          点击:32619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游击队员符治义:枪林弹雨中高举战旗

            位于重庆市酉阳县南腰界镇南界村的猫洞大田旁的水井,曾经养育过红军和根据地人民群众,从而更名为红军井。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 田文生/摄

            枪林弹雨中,第一名扛着战旗的游击队员中弹倒下;第二名游击队员立即冲上前去,继续扛起战旗,凶狠的敌人瞄准他猛烈射击……4名游击队员因为护旗先后倒下。

            “战旗不能倒地!”身后传来游击队员的叫声。

            最后一名护旗手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,接过旗帜。刚举起战旗,敌人的子弹扫射过来,打中护旗手的右小腿,战旗也顿时被打得千疮百孔。

            他使出全身力气将战旗插在阵地上。双方继续殊死搏杀,而这位英勇的旗手,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的那一刻。等战场归于平静,他拖着伤腿,将被子弹打得只剩旗杆与旗刀的战旗以及旗笼藏进一个洞里,并作好标记。

            这个恍若电影场景的片段,曾在符宁江的青少年时期,被“最后一名护旗手”绘声绘色地讲述。这位旗手,就是他的父亲符治义。

            “我父亲是南腰界的放牛娃,给姓冉的人家放牛,过着贫苦的生活。”7月17日,“再走长征路”主题采访活动来到重庆酉阳县南腰界,63岁的符宁江讲起了父亲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1934年6月4日,贺龙、关向应率领红三军来到位于湘鄂川黔四省交界处的南腰界。此后的4个多月里,红三军建立了以南腰界为中心的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。

            “就在这段时期,有一天,我父亲从冉从田的药房门口经过,一个名叫张树新的年轻人和他打招呼,请他进屋去喝水、吃饭。”符宁江回忆说,在药房里做活的张树新问父亲,是否愿意参加游击队。

            当时只有17岁的符治义并不知道游击队,对方告诉他,游击队就是要打倒土豪恶霸,为穷人打天下。“我父亲听明白游击队是怎么回事后,很爽快地答应参加游击队,从此跟着贺龙干革命了。”

            当年,他和其他游击队员站在土地庙前,面对由红三军宣传队长樊哲祥(后来曾担任北京炮兵学校校长——记者注)用毛笔在墙壁上写下的中国共产党十大政纲,举起右手,宣誓加入游击大队。

            “十大政纲”是:一、推翻帝国主义的统治;二、没收外国资本家的企业和银行;三、统一中国,承认民族自决权……

            宣誓后,贺龙给游击大队队长授了红旗和枪支。“红旗是革命的象征,枪支是革命的武器,我们要用枪支和生命保护红旗,将革命进行到底!大家有信心吗?”

            “打铁不怕火烫脚,革命不怕砍脑壳!”符治义和大家一起响亮地回应着贺龙。

            彼时,南腰界周围各地的游击队陆续建立起来,队员有好几百人。当年10月,任弼时、萧克、王震率红六军团与红三军在收割完毕的田地里完成会师。“当时,我父亲就骄傲地站在猫洞大田里,两支红军部队高兴得像失散很久的兄弟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“六军团的同志来到这里,按理是该休息的。但蒋介石不让我们休息。黔东根据地是新近开辟的,还不很巩固、可靠。”贺龙在会师大会上说。

            于是,会师大会第二天,贺龙便率领部队挥师挺进湘西。

            符宁江介绍说,为了掩护大部队,父亲符治义所在的南腰界游击大队在木黄蚂蟥山一带,与围追堵截的还乡团激战了一天一夜。

            也就是在这场战斗之中,符治义负了伤,一瘸一拐地走在队伍里。这时,贺龙骑着马经过他的身旁。

            “贺老总把我的父亲弄上马,可他不会骑马,又摔了下来。”符宁江回忆说,因为他的伤很重,没法去湘西,于是受命不再随部队前行。“部队安排担架队把他抬到后方,留下10块大洋,让他养伤。”

            “伤好了以后,父亲又参加了黔东独立师,在川河盖的血战中,独立师师长王光泽被冲散,部队弹尽粮绝,多数人伤亡、失散。”符宁江回忆说,“后来,我的父亲在秀山被抓住,关了起来,幸好他在深夜翻墙逃了出来,从此隐姓埋名,以打铁为生。”

            解放后,符治义曾担任剿匪大队长,1981年,当上了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政协委员。1983年,66岁的符治义去世。

            “我父亲在世的时候,从来没有后悔过参加游击队。”符宁江说。

            本报重庆酉阳7月17日电

            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 田文生 王林 见习记者 朱彩云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75047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61511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